作者:米諾瓦
原文發表於fb某回文
因為發表blog需要標題,所以我自己隨便下一個
 
-----------------------------------------
 
 

回這招真的很不賴,但我更愛這段話:

 
Be very, very careful what you put into your head, because you’ll never, ever get it out.
 
Thomas Cardinal Wolsey
 
【不是翻譯】
 
真正重視教育的人絕不會只讀只教政府編篡的教課書內容,實際上不論是在國民黨時代或是民進黨時期,對於不敢講得不敢教的,有所偏跛的史觀內容都很多,如果真的那愛熱愛歷史,絕不會相信政府所寫的那一套,教科書最多只是歷史事件名詞索引,必須靠自己去追尋答案。
 
如果只是把歷史當考科用,那教科書其實也不重要,訪間補教業,出版業已經出很多考前總整理、歷屆考古題大全、考前XX天追分重點之類的書一大堆,教課書只是資料之一而已。
 
1.過往史觀,國軍對日抗戰永遠勞苦功高,但對於國共內戰怎麼丟掉大陸,怎會輸給阿共如此徹底,哪本教課書敢教?
 
2.過往史觀,日軍永遠都是對待敵國婦女粗暴的惡魔,但對於國軍在東北如何對待日本婦女,在內戰期間如何對待女共青,哪本教課書敢教?
 
3.過往史觀,要講到台灣島的哀愁228下的本省人永遠都是經典代表,但在漢人開墾期間,閩南人與客家人如何欺壓原住民,騙取開墾土地哪本教課書敢教?
 
4.過往史觀,一提到原住民必講出草,但何謂番膏、番下水,哪本教課書敢教?
 
這只是很粗淺的近代史但卻被忽略的很徹底,光我自己打上史觀教育我都覺得很不妥,教育史觀,請問是以誰的觀點為依歸作為恆常的第一視角?客觀主觀誰說了算?
 
教課書內容為準?教師手冊為準?考試方向為準?考古題重點為準?教師自我解讀為準?.............
 
歷史教育該著重在史實陳述或是史觀背誦?
 
我們這些成年人真的重視對於青年學子的歷史教育或著只是跟隨符合政黨利益的節奏在鼓譟而已?
 
不是說台灣史不重要,但願意讀台灣史的人就只能從教課書才能讀到嗎?多的是舊書攤(我偏愛茉莉或是書寶),都能撿到歷史相關的二手書,要了解歷史怎會搞得非得從教科書限定一樣。
 
如果改改課綱史觀就如喪考妣,那正好諷刺在原就錯誤的教育態度,書有寫才花時間教,會考的才值得念,其餘的不要問,不用學,因為那不會考。
 
我們因為政治意識在課綱上爭吵,但對於長久以來的升學主義,填鴨式教學,考試愛考考古題,從書商那的題庫本抄考題,永無寧日的過度補習,卻是總愛裝作沒看到,我認為這真的很可笑。
 
課綱的文字是死的,但老師的教學卻是活的,很多人對於大中華史觀的切換總是深感畏懼,深怕下一代這樣被洗腦,忘記台灣意識的主體性,但我一點也覺得沒必要這樣想,如果是真的,那兩蔣時代的我愛中華洗腦教育怎會洗出黨外份子呢?
 
教育本來就是活的,靠的是老師與家長還有學生的自主性追逐思考去決定最後的成果,課綱的切換當然讓許多人很毛,但透過對於歷史的了解我更加確信,不用去怪藍綠政客都會這樣玩,史綱解讀與傳授在華人的文化中向來是勝利者特權。
 
為了小小課綱而翻臉真的很幼稚,別說是車輪黨與小綠綠是如何玩歷史教育,中華文化的史觀向來只有勝利者史觀,贏者天下,贏的人決定政治價值的走向反映在教育觀點的解讀,你是贏家愛怎樣阿Q誰也難管教,指指點點可以,但贏家不是你。
 
車輪黨建置洗腦大中華史觀就叫可惡?小綠綠添增台灣史的鄉土味就叫落伍?
 
實際上我們未曾真正學過歷史,真正的歷史解析不可能背背事件年代發生順序,記記誰先死後死,對外國賠款由多到少就能弄懂,我們向來學的就只是勝利者對於過往人類活動的政治觀點,書皮封面被刻上"歷史"為標題,包裝與內容物不符不是只會發生在近年來的食安風暴而已,只是沒有任何老師會告訴你。
 
去查查唐太宗+史觀,或是唐太宗+竄史,你更會了解甚麼才是正宗改課綱達人級玩家,別太大看鬼島上的藍藍綠綠政治人物,與先賢先聖相比,還真是牙籤比XX~~~
 
別亂學那些藍藍綠綠的蛋頭學者,開口閉口老愛談什麼XX史綱,中華文化兩岸皆然,沒有教育專用史綱,唯有勝者天下,愛雞雞歪歪那是被統治者的權力,但也只能繼續雞雞歪歪而已,贏家不是你!你管不著!這些政治原理,教育部永遠不會教你。
 
課綱史綱的刪修,大中華或是台獨觀點的改變,就叫不倫不類,就認為難以忍受?
 
秦始皇滅六國一統天下之後不廣開言路反而確立皇權,玩起焚書坑儒,每個歷史老師都說此等暴君不足效法,為中華文化萬世之罪人。
 
但罷黜百家,獨尊儒術的是誰?不就是漢武帝劉徹與儒閥董仲舒嗎?秦始皇焚了鬼神之書,痛宰儒道一家,就叫可惡,那罷黜百家之後,把其他門派學說課綱全滅光,只剩儒術的劉徹就是萬古明君?
 
學生光問你這一題你就掛了。
 
統治者以勝利者之姿問世,其實他一點也不在乎你會怎麼想,管你是欣然接受或是單純忍受,反正我贏了,書由我寫,愛不愛念隨你,歷代皆然。
 
課綱史綱的刪修的政府你就無法忍受,你以為封建思想已經在民主制度裡死透,事實上從來沒有過,封建思想只是隨著儒術,自漢武帝劉徹之後留在我們世世代代所有人的血裏頭,流的你一點感覺也沒有。
 
教育只要是官辦,課綱只要是官定,就只會有勝利者史綱,沒有教育專用的那種,與其因課綱編修就去圍教育部,還不如拿推倒十二年國教為檄文去搞微革命吧。
 
課綱愛怎樣改,不論我們再怎樣不爽也沒用,那是贏的政權才能決定的,不爽可以啊,下一個擊垮現任贏家之後愛怎樣改隨你。
 
http://www.wetalk.tw/thread-32185-1-1.html
創作者介紹

風停的時刻

wandere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