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16

  

(一)

陳欲真雙手寶貝地搓弄著手中的晶片卡,宛若至寶一般一遍又一遍把玩撫拭著,這是台灣第一學府的學生證,對於她這種山中的孩子來說,能考上第一學府簡直像是做夢一般,更何況她不只是鄉下的孩子,還是一隻狐狸。

 

穿著似乎是高中制服的陳欲真,臉頰側邊直挺挺地豎著毛茸茸的三角耳朵,短短的制服裙底下,完全無法遮掩她因喜悅而不斷搖晃又光又亮的大尾巴,雖然欲真擁有一半的狐狸血統,從小就被山裡的狐狸養大,但是欲真體內另一半的人類血統,讓她一直非常嚮往都市的生活,因此苦苦哀求長老讓她到山下的學校念書,長老們終於捱不過,最後終於同意不成材的欲真只要不暴露自己真實身分,就讓她下山讀書。

在欲真拼命的努力下,總算是如履薄冰地度過了高中之前的學業,長老們也漸漸放心欲真在人類之中生活,也同意欲真參加大學聯考,欲真也在努力之下,拿到了第一學府的門票。

 

「從今天起,就要真的離開山裡,到台北去了呢。」欲真仰躺在草蓆上,環視著這陪了她十七年的小山洞,啊,她可是這座山上千年來第一個考上大學的狐狸,不能露出這麼懦弱的表情,欲真甩了甩頭,從草蓆上跳了起來,將學生證舉的高高,一邊晃著尾巴吶喊著:「一定要加油!要成為第一個大學畢業狐狸!」

 

當欲真喊完,洞穴的另一角傳來噗疵的笑聲,一隻毛色雪亮的狐狸慵懶地躺在那,笑著:「噗,妳可別忘了跟長老的約定喔,一旦身分暴露,就要立刻回山上喔。」

 

陳欲真雙手握拳,回答:「我沒問題的,好歹也在人類社會裡面混到高中畢業了呢!也會上課跟參加社團,也沒被人發現過我是狐狸,我偽裝技巧可是一流的。」

 

「大學跟高中不能比的呀,妳高中是念咱花蓮的高中,雖然有點遠,用咱們的腳程總是可以每天來回,好歹是每天要回來的。但是妳念的這個大學在台北呀,一定要去住在台北的吧,跟著人類朝夕著在一起,就妳那呆腦袋鐵定一天就被識破了吧。」

 

「阿信也太瞧不起人了!我可是這座山上唯一的大學生呢,不要總是把我當笨蛋!」欲真顯得非常憤怒。

 

「啊哈,妳們學校有寄信給妳耶,要不要看一下呀。」名叫阿信的狐狸,壞心地叼著信搖頭晃腦,搖著尾巴走來走去。欲真一聽是學校寄來的信,立刻衝上前將信搶下,拆開。

阿信看著慌張的欲真,笑道:「我以為現在人類都是寄E-mail的,沒想到這個大學還在用傳統書信,也真是神奇。信裡面寫了些什麼?」

 

欲真對著透進山洞的日光,緩緩地念出信上的文字:「這是通知新生要選宿舍的信。還有什麼怕新生太慢選宿舍,會搶不到宿舍之類的,所以要上網登記宿舍...

 

「喔喔,要上網呀,好像人類都會上網,那妳快上網登記宿舍吧,不然就要每天從花蓮跑去台北了,一定跑死妳。」

 

「可是...可是...我不知道怎麼上網耶,好像要先有什麼電腦之類的...」欲真哭喪著臉,完全不知道該怎麼辦。

 

「唔...山上好像沒有電腦這種東西,其實我之前有偷一台回來,但是不知道為什麼就是打不開,嗯...不然這樣好了!」名叫阿信的狐狸,抓起尾巴,跳起來說道:「咱狐狸有狐狸的作風,今天就殺去台北吧!身為一隻狐狸,搶宿舍是絕對不可以輸給人類的!」

 

說著抓取欲真的手,衝出了洞穴。

 

 

***

 

大約半日後,北市的某隱密處,

「你不要穿我們學校的高中制服啦,很沒創意耶。」欲真埋怨地看著跟前的高中男生。

「我也只看過妳們學校的男生呀,不然我要變成老師的樣子嘛,我才沒那麼老呢,而且妳自己都穿高中制服了,為什麼我不能穿?」阿信撥了撥頭髮,自以為帥氣地轉了一圈。

「我實在沒辦法接受那頭金髮,你換個更人類的髮型啦,不然等一下會被認出來是狐狸。」

「才不會呢,明明人類金毛的也很多,我的變身是無懈可擊的,是說都市可真麻煩,不能直接跑過去還要變成人形。然後要怎麼去學校?」

「我之前有問過老師,他們說台北人都是搭捷運的,然後還要用一個叫做『悠遊卡』的卡片搭車。」

「是對著卡片吹氣,那個叫做捷運的就會來迎接嗎?這種只有百年以上修煉的狐狸才能有的座騎待遇,想不到人類居然也有?」

「捷運不是座騎,是一種交通工具。」欲真瞪著阿信,然後指著遠方一處捷運車站,說:「台北到處都有那樣的車站,只要拿著悠遊卡進去,就可以移動到台北的任何地方。」

「想不到人類的都市還分這麼多種,那悠遊卡又要怎麼弄到手?」阿信望著捷運車站繼續問著。

「唔...用樹葉吧...阿信有帶樹葉吧?」欲真陷入苦惱的思考。

「那就用樹葉試試看好了。」

 

    **

     

「哇喔,嚇死了,我還以為會穿幫呢。」欲真抱著阿信的手,跌跌撞撞地走出捷運公館站。

「誰叫妳變形術不好好學,老是學些不知道做啥用國文數學,要不是我剛剛罩妳,還順便媚眼了那個警察,不然妳早就被抓去關了吧。」阿信瞇著眼睛,瞪著欲真。

「奇怪,不是只是張卡片嗎,怎會都不過呢。」欲真歪著頭,陷入了苦惱之中。

「妳這沒天份的還是別想了,出了捷運以後要往哪裡?」

「嗯嗯,我研究下地圖,從這邊直走,然後右轉,再直走,再左轉兩次,就到宿舍門口了。」

欲真與阿信一邊打鬧一邊走著,不知不覺地來到宿舍的門口,兩人不約而同地抬起頭來,看著高聳的大門。

「這個門沒有門把耶,台北的門都沒有門把嗎?」阿信不以為然地看著那扇門。

「雖然這個高度應該是跳的過去,但是好像有點丟臉耶...

正當兩隻狐狸手足無措地站在門前時,一爽朗的聲音從後方傳來:

 

「嘿~你們也是來看宿舍的新生嗎?」

 

一名剃著俐落短髮,小麥膚色,穿著輕便運動服短褲的少女,就站在後面,「最近常常有新生會來看宿舍,所以這門沒鎖喔,可以直接進去的。」她說著推開了半掩的鐵門,大剌剌地走了進去。

 

欲真跟阿信對望一眼,趕忙跟了進去。

「您…您好,我是歷史系一年級陳裕真。妳...妳是學姊嗎?」欲真有些害羞地問道。

「不,我也是來看宿舍的新生,其實我也看了好幾間宿舍了,最後應該是住這邊吧,感覺跟校區很近,但又不會太過吵雜,唯一缺點是設備老舊了一點,我是覺得無所謂就是了。」

「喔喔喔,那就住這裡好了。」

「咦,耶?」那爽朗的少女反而被嚇到似的,說:「其實妳人都來了,又有人陪,其實可以每棟宿舍都逛一下再決定不遲呀。」

 

「不,我想跟妳住一起!」欲真睜大了眼睛,一臉認真地發表驚人的宣言。

那女孩哈哈笑道:「妳真可愛,可是我選的是最角落最偏僻的那間喔,妳真的不先逛一下再決定嗎?」

 

「角落的話更好!」欲真很興奮地回答。

 

「這傢伙從小就喜歡窩在角落,無所謂的啦。」阿信也不忘損一下。

 

小麥膚色的女孩看了看欲真,再看了下阿信,捏了捏欲真的臉笑道:「好吧,看妳長的挺可愛的,那就來當我室友吧,我是體育系田徑組一年級生張沛霖,妳可以叫我沛霖就好,住在這棟風信樓416號室。如果妳要辦理登記的話,要不要我帶妳過去?」

 

 

「好~」欲真開心地跟著沛霖走,阿信則一臉無奈樣的慢慢跟在後面,在沛霖幫忙下,很快地完成登記手續。

 

「一下子就搞定了,沛霖實在太厲害了!」欲真露出崇拜的笑容。

「登記完的話,我們就去416吧,小欲真妳是416的第三位房客喔。」

「喔喔,扣掉我們兩個以外還有誰?」

「還有一個資工一年級的,她好像一到暑假就進宿舍了,所以是第一個進來的,然後每天都蹲在電腦前打電腦,到現在一個多月了,我還沒跟她說到兩句話,是個很沉默的人呢。」

 

 

創作者介紹

風停的時刻

wandererc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